论语译注_里仁篇第四
  (共二十六章)

  4.1子曰:“里⑴仁为美。择不处⑵仁,焉得知⑶?”

  【译文】孔子说:“住的地方,要有仁德这才好。选择住处,没有仁德,怎么能是聪明呢?”

  【注释】⑴里——这里可以看为动词。居住也。⑵处——上声,音杵,chǔ,居住也。⑶知——《论语》的“智”字都如此写。这一段话,究竟孔子是单纯地指“择居”而言呢,还是泛指,“择邻”、“择业”、“择友”等等都包括在内呢?我们已经不敢肯定。《孟子?公孙丑上》云:“孟子曰:‘矢人岂不仁于函人哉?矢人惟恐不伤人,函人惟恐伤人。巫、匠亦然。故术不可不慎也。孔子曰,里仁为美。择不处仁,焉得智?’”便是指择业。因此译文于“仁”字仅照字面翻译,不实指为仁人。

  4.2子曰:“不仁者不可以久处约,不可以长处乐。仁者安仁,知者利仁。”

  【译文】孔子说:“不仁的人不可以长久地居于穷困中,也不可以长久地居于安乐中。有仁德的人安于仁[实行仁德便心安,不实行仁德心便不安];聪明人利用仁[他认识到仁德对他长远而巨大的利益,他便实行仁德]。”

  4.3子曰:“唯仁者能好人,能恶人⑴。”

  【译文】孔子说:“只有仁人才能够喜爱某人,厌恶某人。”

  【注释】⑴唯仁者能好人,能恶人——《后汉书?孝明八王传》注引《东观汉记》说:和帝赐彭城王恭诏曰:“孔子曰,‘惟仁者能好人,能恶人’。——贵仁者所好恶得其中也。”我认为“贵仁者所好恶得其中”,正可说明这句。

  4.4子曰:“苟志于仁矣,无恶也。”

  【译文】孔子说:“假如立定志向实行仁德,总没有坏处。”

  4.5子曰:“富与贵,是人之所欲也;不以其道得之,不处也。贫与贱,是人之所恶也;不以其道得之⑴,不去也。君子去仁,恶乎⑵成名?君子无终食之间违⑶仁,造次必于是,颠沛必于是。”

  【译文】孔子说:“发大财,做大官,这是人人所盼望的;不用正当的方法去得到它,君子不接受。穷困和下贱,这是人人所厌恶的;不用正当的方法去抛掉它,君子不摆脱。君子抛弃了仁德,怎样去成就他的声名呢?君子没有吃完一餐饭的时间离开仁德,就是在仓卒匆忙的时候一定和仁德同在,就是在颠沛流离的时候一定和仁德同在。”

  【注释】⑴贫与贱……不以其道得之——“富与贵”可以说“得之”,“贫与贱”却不是人人想“得之”的。这里也讲“不以其道得之”,“得之”应该改为“去之”。译文只就这一整段的精神加以诠释,这里为什么也讲“得之”可能是古人的不经意处,我们不必再在这上面做文章了。⑵恶乎——恶音乌,wū,何处。“恶乎”卽“于何处”,译文意译为“怎样”。⑶违——离开,和公冶长篇第五的“弃而违之”的“违”同义。

  4.6子曰:“我未见好仁者,恶不仁者。好仁者,无以尚⑴之;恶不仁者,其为仁矣⑵,不使不仁者加乎其身。有能一日用其力于仁矣乎?我未见力不足者。盖⑶有之矣,我未之见也。”

  【译文】孔子说:“我不曾见到过爱好仁德的人和厌恶不仁德的人。爱好仁德的人,那是再好也没有的了;厌恶不仁德的人,他行仁德只是不使不仁德的东西加在自己身上。有谁能在某一天使用他的力量于仁德呢?我没见过力量不够的。大概这样人还是有的,我不曾见到罢了。”

  【注释】⑴尚——动词,超过之意。⑵矣——这个“矣”字用法同“也”,表示停顿。⑶盖——副词,大概之意。

  4.7子曰:“人之过也,各于其党。观过,斯知仁⑴矣。”

  【译文】孔子说:“[人是各种各样的,人的错误也是各种各样的。]什么样的错误就是由什么样的人犯的。仔细考察某人所犯的错误,就可以知道他是什么样式的人了。”

  【注释】⑴仁——同“人”。《后汉书?吴佑传》引此文正作“人”(武英殿本却又改作“仁”,不可为据)。

  4.8子曰:“朝闻道,夕死可矣。”

  【译文】孔子说:“早晨得知真理,要我当晚死去,都可以。”

  4.9子曰:“士志于道,而耻恶衣恶食者,未足与议也。”

  【译文】孔子说:“读书人有志于真理,但又以自己吃粗粮穿破衣为耻辱,这种人,不值得同他商议了。”

  4.10子曰:“君子之于天下也,无适⑴也,无莫⑴也,义之与比⑵。”

  【译文】孔子说:“君子对于天下的事情,没规定要怎样干,也没规定不要怎样干,只要怎样干合理恰当,便怎样干。”

  【注释】⑴适,莫——这两字讲法很多,有的解为“亲疏厚薄”,“无适无莫”便是“情无亲疏厚薄”。有的解为“敌对与羡慕”,“无适(读为敌)无莫(读为慕)”便是“无所为仇,无所欣羡”。我则用朱熹《集注》的说法。⑵比——去声,bì,挨着,靠拢,为邻。从孟子和以后的一些儒家看来,孔子“无必无固”(9.4),通权达变,“可以仕则仕,可以止则止,可以久则久,可以速则速”(《孟子?公孙丑上》),唯义是从,叫做“圣之时”,或者可以做这章的解释。

  4.11子曰:“君子怀德,小人怀土⑴;君子怀刑⑵,小人怀惠。”

  【译文】孔子说:“君子怀念道德,小人怀念乡土;君子关心法度,小人关心恩惠。”

  【注释】⑴土——如果解为田土,亦通。⑵刑——古代法律制度的“刑”作“刑”,刑罚的“刑”作“?”,从刀井,后来都写作“刑”了。这“刑”字应该解释为法度。

  4.12子曰:“放⑴于利而行,多怨。”

  【译文】孔子说:“依据个人利益而行动,会招致很多的怨恨。”

  【注释】⑴放——旧读上声,音仿,fǎng,依据。

  4.13子曰:“能以礼让为国乎?何有⑴?不能以礼让为国,如礼何⑵?”

  【译文】孔子说:“能够用礼让来治理国家吗?这有什么困难呢?如果不能用礼让来治理国家,又怎样来对待礼仪呢?”

  【注释】⑴何有——这是春秋时代的常用语,在这里是“有何困难”的意思。黄式三《论语后案》、刘宝楠《论语正义》都说:“何有,不难之词。”⑵如礼何——依孔子的意见,国家的礼仪必有其“以礼让为国”的本质,它是内容和形式的统一体。如果舍弃它的内容,徒拘守那些仪节上的形式,孔子说,是没有什么作用的。

  4.14子曰:“不患无位,患所以立⑴。不患莫己知,求为可知也。”

  【译文】孔子说:“不发愁没有职位,只发愁没有任职的本领;不怕没有人知道自己,去追求足以使别人知道自己的本领好了。”

  【注释】⑴患所以立——“立”和“位”古通用,这“立”字便是“不患无位”的“位”字。《春秋》桓公二年“公卽位”,石经作“公卽立”可以为证。

  4.15子曰:“参乎!吾道一以贯⑴之。”曾子曰:“唯。”子出,门人问曰:“何谓也?”曾子曰:“夫子之道,忠恕⑵而已矣。”

  【译文】孔子说:“参呀!我的学说贯穿着一个基本观念。”曾子说:“是。”孔子走出去以后,别的学生便问曾子道:“这是什么意思”曾子道:“他老人家的学说,只是忠和恕罢了。”

  【注释】⑴贯——贯穿、统贯。阮元《揅经室集》有〈一贯说〉,认为《论语》的“贯”字都是“行”、“事”的意义,未必可信。⑵忠、恕——“恕”,孔子自己下了定义: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。”“忠”则是“恕”的积极一面,用孔子自己的话,便应该是:“己欲立而立人,己欲达而达人。”

  4.16子曰:“君子⑴喻于义,小人⑴喻于利。”

  【译文】孔子说:“君子懂得的是义,小人懂得的是利。”

  【注释】⑴君子、小人——这里的“君子”、“小人”是指在位者,还是指有德者,还是两者兼指,孔子原意不得而知。《汉书?杨恽传?报孙会宗书》曾引董仲舒的话说:“明明求仁义常恐不能化民者,卿大夫之意也;明明求财利常恐困乏者,庶人之事也。”只能看作这一语的汉代经师的注解,不必过信。

  4.17子曰:“见贤思齐焉,见不贤而内自省也。”

  【译文】孔子说:“看见贤人,便应该想向他看齐;看见不贤的人,便应该自己反省,[有没有同他类似的毛病。]”

  4.18子曰:“事父母几⑴谏,见志不从,又敬不违⑵,劳⑶而不怨。”

  【译文】孔子说:“侍奉父母,[如果他们有不对的地方,]得轻微婉转地劝止,看到自己的心意没有被听从,仍然恭敬地不触犯他们,虽然忧愁,但不怨恨。”

  【注释】⑴几——平声,音机,jī,轻微,婉转。⑵违——触忤,冒犯。⑶劳——忧愁。说见王引之《经义述闻》。

  4.19子曰:“父母在,不远游,游必有方。”

  【译文】孔子说:“父母在世,不出远门,如果要出远门,必须有一定的去处。”

  4.20子曰:“三年无改于父之道,可谓孝矣⑴。”

  【注释】⑴见学而篇。(1.11)

  4.21子曰:“父母之年,不可不知也。一则以喜,一则以惧。”

  【译文】孔子说:“父母的年纪不能不时时记在心里:一方面因[其高寿]而喜欢,另一方面又因[其寿高]而有所恐惧。”

  4.22子曰:“古者言之不出,耻⑴躬之不逮⑵也。”

  【译文】孔子说:“古时候言语不轻易出口,就是怕自己的行动赶不上。”

  【注释】⑴耻——动词的意动用法,以为可耻的意思。⑵逮——音代,dài,及,赶上。

  4.23子曰:“以约⑴失之者鲜矣。”

  【译文】孔子说:“因为对自己节制、约束而犯过失的,这种事情总不会多。”

  【注释】⑴约——《论语》的“约”字不外两个意义:(甲)穷困,(乙)约束。至于节俭的意义,虽然已见于《荀子》,却未必适用于这里。

  4.24子曰:“君子欲讷⑴于言而敏于行⑵。”

  【译文】孔子说:“君子言语要谨慎迟钝,工作要勤劳敏捷。”

  【注释】⑴讷——读nà,语言迟钝。⑵讷于言敏于行——造句和学而篇的“敏于事而慎于言”意思一样,所以译文加“谨慎”两字,同时也把“行”字译为“工作”。

  4.25子曰:“德不孤,必有邻⑴。”

  【译文】孔子说:“有道德的人不会孤单,一定会有[志同道合的人来和他做]伙伴。”

  【注释】⑴德不孤必有邻——《易?系辞上》说:“方以类聚,物以羣分。”又《干?文言》说:“子曰:同声相应,同气相求。”这都可以作为“德不孤”的解释。

  4.26子游曰:“事君数⑴,斯辱矣;朋友数⑴,斯疏矣。”

  【译文】子游说:“对待君主过于烦琐,就会招致侮辱;对待朋友过于烦琐,就会反被疏远。”

  【注释】⑴数——音朔,shuò,密,屡屡。这里依上下文意译为“烦琐”。颜渊篇第十二说:“子贡问友。子曰:‘忠告而善道之,不可则止,无自辱焉。’”也正是这个意思。

 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[返回首页]